廣告贊助

6532.jpg

到底什麼是「幸運」?芬姨(惠英紅飾)得了失智症,孤苦無依,是幸運嗎?阿旭(陳家樂飾)的母親離世,被父親遺棄,是幸運嗎?但兩個孤寂不幸的人,相互給予關懷,形成一個多元家庭的互補,無兒無女的芬姨,多了阿旭這個兒子,渴望父愛,失去母親的阿旭,卻找到能疼他如母親的芬姨,這樣的組合,兩 人都成了幸運。

72120.jpg

《幸運是我》有令人感傷的橋段,卻也有著滿滿的正能量釋放。片末芬姨原本拿著畫筆,與阿旭通完電話後,一下子忘了自己在畫誰,但看著看著,她從痛苦難過失憶的眼神,轉為明亮的希望,笑了的表情(她似乎想起阿旭頸上有疤的特徵),影片帶著正面的鼓舞和激勵做結。

72452.jpg

《幸運是我》的電影片名是1983年葉德嫻的同名金曲,巧的是葉德嫻2011年演出《桃姐》一片,劇中敘述的主僕情和《幸運是我》劇中一老一少的家庭情感也有相似之處,《幸運是我》在香港上映後,有不少影評人覺得是《桃姐》的姊妹作。

而劇中也運用這首歌的翻唱,歌詞「曾嘗遍失意時,卻找到快樂匙,那裡會知就是自己,原來是個幸運兒。」有了寓意。不過最能代表芬姨的心境是惠英紅自己唱著老歌《我找到自己》,「我往那裡去,才能找到自己,過去,讓他過去,我不再迷失這裡」,劇情在最後帶入的芬姨的過往,年輕時是駐唱歌手的她,有風光迷人的過往,也曾有感情,只是未能圓滿。「我不想死了之後,沒人知道」,芬姨流淚,吐出自己孤寂的內心,她是害怕孤單,更害怕面對「失智症」的事實。

72119.jpg

《幸運是我》是部溫馨感人的小品,沒有激昂煽情的劇情,沒有說教人生的道理,像是會發生在你身邊的故事,偶然走入生活中,淡淡的故事,卻觸動你的情感。雖然電影的故事發生在香港,但日常生活中,只要帶點心、帶點同理,相信總會有不經意的溫暖事出現,就像《幸運是我》中,芬姨(惠英紅飾)與阿旭(陳家樂飾)的相識,原本兩個沒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,最後卻成了彼此最親的親人。

※繼續閱讀:《幸運是我》從陌生人變至親,溫情關懷的力量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愛德華散步

愛德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