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贊助

535.jpg

「能跟我談談什麼是『愛』嗎?」這是《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》,飾演焦姣的湯唯,在經歷多次情感的不順遂,所發出無奈的困惑,或許這也是不少人對「愛」的疑問。愛情有時沒有道理可言,在劇中,女主角一次次受傷的領悟是,「你看過海鷗捕食嗎?一群海鷗繞著海岸飛啊飛啊,看準了水下的魚,收了翅膀,一猛子就扎下去,那樣子根本就像尋死,自由落體似的掉進水裡,不管不顧,就如同愛情。只不過,有的滿載而歸,有的一無所獲。」

91.jpg

雖然劇中藉吳秀波飾演的大牛回答,「『愛』既然可以做了,那誰去談啊!」但《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》卻是部「談愛情」的電影,而且是文藝的愛情對話電影。

在手機、通訊軟體發達的現代對話方式,對話方式選擇以紙筆的書信往返來替代,增添了情書的浪漫色彩。

8.jpg

中國導演薛曉路在2013年執導的《北京遇上西雅圖》,一躍成了中國影史最賣座的愛情電影;2016年的《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》,她展現企圖,電影行銷把格局拉大成整個華人市場,票房再創高峰。這回 以同樣的班底,訴說著仍是「愛情」的故事,只不過這不是前作的續集,卻是「談情說愛」的延續。

與前作相較,這次不停考驗女主角的愛情觀,處理愛情的角度也加入了老夫老妻的相知相守來對照。

184.jpg

前作的女主角文佳佳是拜金的小三,在感情上本是一帆風順,她遇到的只是愛情價值觀翻轉和選擇的問題,就像她最後的愛情領悟,「他也許不會帶我去坐遊艇,吃法餐,但是他可以每天早上都為我跑幾條街,去買我愛吃的豆漿油條。」

到了這集,女主角焦姣一直處於不順遂中,似乎對愛情已失去了信心,而男主角則一直處於孤獨自我的狀態,從小隻身在國外,心中一直缺少愛與關懷,但最後故事的安排,就要讓這兩個對愛已沒把握、近乎死去的人,相遇在一起,點燃「相信愛情」的美好。

85.jpg

看過電影,不少人會被兩個老演員秦沛及吳彦姝飾演的老夫妻情感而感動。劇中很感人的一幕對話,出現在拉斯維加斯的結婚教堂,老爺爺對老奶奶說,「老太婆,你這一輩子不愛動,沒事就坐在椅子上織毛衣。身體啊,沒我那麼好。你別怪我說話不好聽,八成你會比我先走。那也挺好,你膽子小,又笨。我先走的話,家裏那一大堆事你怎麼處理。你又愛哭,留你一個人在那哭我不放心。老太婆啊,人死之前,有病,有痛,確實招人煩。不過你放心,你再煩,我也不會嫌你。我脾氣不好,你要是到了那邊,願意的話,就等一等我。如果你不願意,你就找一個脾氣比我好的,我也答應。那咱倆就說好了,墓碑旁邊我會空出一塊,到時候把我的名字刻在你旁邊,你看行嗎?……。」這段對話有些台語歌《家後》:「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,我會讓你先走,因為我會嘸甘,放你為我目屎流。」的味道。

16.jpg

主修文學的導演薛曉路在這集用了更多古典文學詩詞,賣弄了一些文字,其實賣弄也有些道理,因為從片名開始就玩弄了文字遊戲。

「不二」代表著此片不是《北京遇上西雅圖》的續集;「不二」是唯一的意思,在感情上代表唯一的忠貞,似乎說著愛情的原則,劇中也用老爺爺與老奶奶的情感來印證

而電影的起源就和文字有關,電影的故事以文字寫成的書(1970年作家海倫漢芙所寫的《查令十字路84號》),結下男女主角的緣,也因為文字,變身一封封往來的情書。

7.jpg

薛曉路在這兩部電影裡,各運用了一個經典來架構另起一個愛情故事,《北京遇上西雅圖》是取自電影《西雅圖夜未眠》(Sleepless in Seattle,1993年),這回《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》則向《查令十字路84號》摘取靈感。

9.jpg

《查令十字路84號》在1987年也曾改編成電影,當年由「雷神父」安東尼霍普金斯及「M夫人」茱蒂丹契飾演。故事真實的情形是,居住在美國紐約的海倫,與在英國倫敦的書店老闆法蘭克,兩人展開20年的通信往來,結局始終未曾見面。

「愛情」的美好,也在於想像的成分存在,帶點幻想的夢。什麼樣的「愛情」最美?或許不少人應會同意「得不到的最美」,得不到不一定是全無,「愛情」有時在曖昧不明的過程中最美最有感,就像《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》裡,未曾謀面的悸動。

※繼續閱讀:《北京遇上西雅圖》:西雅圖夜未眠的浪漫情懷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愛德華散步

愛德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ichen1943
  • 感覺好像很不錯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